昨天晚上,跟我家老爺一起看電視上介紹傅培梅的歷史。原來,傅培梅學做菜的初衷,是因為老公,聽說因為她老公喜歡找朋友到家裡打打麻將,而傅培梅為了不讓老公沒面子,所以去學做菜,燒了一桌好菜給老公的朋友吃。這不禁讓我想到我奶奶以前跟我說,當他切西瓜給爺爺吃的時候,都會幫他把西瓜子挑掉。我想,聽在現在女性同胞的耳中,一定是不可思議,一定會大聲嚷嚷,誰規定老婆一定要會做菜?誰規定老公找朋友來,老婆就一定要做菜?吃西瓜不會自己切阿,還要我把子挑掉!這都是現在女權至上的女性同胞的心聲。

沒錯,我以前也會這樣想,挑西瓜子,太扯了吧!但我發現他們這一輩的女人,並不覺得作家庭主婦就是沒有生產能力,在家洗手做羹湯也不是黃臉婆的代表,幫老公挑西瓜子更不是伺候男人的小女人。他們之所以會這樣做,只不過想好好照顧另一伴,在我看來,這就是最簡單的體貼。

當愛回歸到最原點時,我們希望的不就是把對方照顧好,而當我們是因為愛而幫另一伴多做一點時,這種付出,是最簡單的付出,我們不會因為這種付出而對另一伴予取予求,更不會把這種付出,叫做伺候。想當然的,也不會因為在家可以使喚另一伴做家事而當成一種驕傲,當成女人的勝利。

進入婚姻,就沒有什麼你該我不該,就沒有什麼輸贏,我知道現在體貼的男人越來越多,這是一件好事,但這絕對不是女權勝利的標竿。女人也別驕傲自己訓練出體貼的男人,男人會如此這般體貼,真的是因為真心的體貼,還是懶得說,更懶得要你做呢?

我們會說做家事很辛苦,希望老公看到我們的辛苦,同樣的,老公們幫忙做完家事後,我們也該學會遞上一杯熱茶,或是一盤剔子的西瓜。

創作者介紹

Christine...

Christine C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