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天前,聽到一位工作能力很好,個性又很獨立的女性朋友如是說:

結婚,就是一個「女」的「昏」了,所以才要結「婚」。

結了婚,就變成為人婦,就是一個「女」的拿著掃「帚」打掃家裡,所以變成人「婦」。

當媽了,就是一個「女」的,要做牛做「馬」般的辛苦,所以叫做「媽」。

從她的見解可以看出她應該是不婚主義的新獨立女強人。就我對她的瞭解,她確實是個獨立的新女性,至於昏不婚,要不要拿掃帚,要不要做馬當嗎,我就不清楚了,一切都以時機尚未成熟來解。

從這見解中,可以看出中國文字其博大精深的奧妙之處,還真讓人拍案叫絕!當下,我也是啞口無言。

不過想想,人生若是可以從文字中拆解得到其意義,看似過於簡單,也過於牽強。

女人,既然生為女人,何苦拿一些文字枷鎖套在自己身上呢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ristine Chiang 的頭像
Christine Chiang

Christine...

Christine C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