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收到研究所同學寄來的好文章,這篇文章我看了好幾次,乾脆貼上來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舒國治

聯合報2008.08.29

 

從小就知道的一句成語,「廢寢忘食」,然而我們有多久沒這麼做了?

 

連吃飯都會忘掉,那是什麼有趣的事情?必然是有意思到你專注至極連自己都忘掉了。

 

如果我們不會「忘」事情,代表這階段的我們活得不夠好。

 

一個總經理在京都玩,玩到超過了時間,連開會都忘掉了,甚至連飛機改期都忘了,試想,他這京都之玩,該是多麼的專注入迷,這種情境,令人多麼羨慕,令人多麼讚佩。

 

若他只是記得回程,記得返台準時開會,那他有啥特殊、有啥過人之處?

 

我們今日的問題,便是不會忘。

 

會忘,表示眼下他正專注於某事,以至於現在的事把它掩蓋掉了。會一直沒想起來,表示當時他的專注狀態,竟持續了頗一陣子,令那件被忘了的事再也浮不出憶海的水面了。

 

某次在舊書店,見一人自書中翻出好幾張夾在書頁的一千元鈔,然後也告知了老闆,大夥聊了一下,皆曰:「這人虧大了,竟把錢藏在書裡,卻忘了。」出了店,我再想,他既忘了自己還有這筆錢,又何損失之有?

 

我們若能忘了曾經借錢給某人,不管是三千塊或是二十萬,豈不正如同不曾把錢借出去過?

 

好些年前在美國,有一次,我想看某部電影。這部電影極是重要,我已注意了很久,且已準備就緒,於是馬上便要去看了。突的一下,不知是忘了什麼事,或是離城,或是奔赴哪兒,結果就忘了這回事。許多年過去也沒想起。直到很久很久以後,我看了一部電影,看的時候我突然浮起某個熟悉的曾經念頭:這部片子是不是和我有過一個什麼樣的淵源?

 

當然,這部電影便是當年計畫深久要去看的那部。但是,它還是被忘了。而且忘得一點也不痛苦。

 

小時候你一定為了太多父母親沒遂你意的事而哭而鬧,然後在哭完五分鐘後睡著,睡醒後卻一點也沒不高興,全忘了。這種忘,多麼美好,多麼大量。

 

會不會古人專注某事,忘了吃飯,甚至連著忘了好幾頓,結果發現腸腹更舒服;假設他原本有腸腹不適宿疾,這一忘了進食,反而激發他發明「斷食」之意念,或亦未可知。

 

若是能忘掉自己有多窮,則不會天天埋怨,天天妄想發財。

 

若是能忘掉自己多有錢,則不會沒事趾高氣揚,期盼全世界都很尊敬自己。

 

我常會有不少時候,什麼也沒做,卻什麼也想做,又什麼也忘了做;這種時候,忽的一下子一天過去了,一下子一個月又過去了,一下子一年兩年三年過去了,而我也沒察覺究竟怎麼了。

 

會不會這其實就是最當然的狀態?

 

假如人確實有時會自然處於真空,腦筋沒啥念頭,對外界沒啥反應,會不會根本便是一種天然必須的「冰封」,令你在融解之前完全處於停頓,能源處於最小量的消耗,以備日後有亟需之時得以大規模的提供?

 

且想一事,倘若人能活一百二十歲,難保他不在生命中好幾個階段各冰封上個五年十年嗎?

 

見到有些小孩,觀看他的言行,見出他已知道許多優劣,他已懂得勢利,已懂貧富。為什麼他有那麼多的知?哦,對了,是他的家人已告知、已傳遞、已明示他這類見解。

 

我開始想,我的幼時完全不知這些事,或許是我家人沒這麼教育我,更或許是我的家人他們自己亦不知這些事。此其非他們便活在無知的狀態?

 

欲做真人,便要少知。

 

便像有些人,他知道得太多,於是他什麼也不知道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反覆思索了很多次,我們現在都記得太多事情了,記得太多,讓我們「忘」了忘的滋味了。最喜歡最一句,『他知道太多,於是他什麼也不知道』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ristine Chiang 的頭像
Christine Chiang

Christine...

Christine C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