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的天氣悶的煩死人,二月天熱的不像話,讓人有想收冬衣的念頭,三月天不但陰晴不定,氣溫也像女人心一樣忽上忽下,幅度很大。而我也在這晴雨之間打轉,說不上來好心情,也說不上來很糟,只能說處在一個相對低點。也許從去年年底開始面對人生的課題,讓我變的陰沈,說不上來的感覺,灰暗吧!

曾經聽過有人說人生就像一台公車,有人上車,有人下車。過去的我們,在面對上車的人都有點應接不暇了,根本沒有時間好好看看窗外的風景,或是坐下來好好想想。當車速突然變快,我們才懂得惶恐,當有人下車,我們才驚覺脆弱。

對於下車,我一直沒有做好心理準備,也不知道如何面對,當發生在你面前,強迫你去接受時,時間毫不留情,不容許你做半點遲疑。

不知道怎樣才算是調整好,不知道怎樣去體會萬物皆空的感受,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情隨著公車窗外的風景來轉變。

最近,不愛說話,不想說話。當靜下來時,紛亂的思緒一擁而上,卻也不想讓自己處在一個吵雜的環境,看盡人生假象與膚淺。好似,什麼都不對,只能在車上,試圖調整自己,明知自己灰暗,卻不想改變。

到底有沒有想過要用什麼態度來面對未知?

創作者介紹

Christine...

Christine C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Frank
  • 既然是未知, 何苦去想它!?
    上星期我得知我的愛犬-黑寶-得到心絲蟲症,而且已經到了會咳血的階段! 我心裡一陣翻絞--把他從小到大的照片細細地看了一遍! 我覺得很無奈,難掩心中的思念,難以平復擁上鼻頭的酸楚!
    後來, 我的小姨子告訴我:黑寶度過了危險的第二期療程!我的心才得以放下!

    事後我心裡有一種平靜:
    我發現我有很久很久一段時間不曾痛痛快快的哭一場:得知黑寶吐血送醫的早晨!
    細細回想我照顧黑寶的一切-我把和他的回憶更加深深地記在心裡!
    然後我幻想~有沒有可能有一天黑寶會說話!他與我比肩而坐,我們一直聊.一直聊:我也許會問他-那肢縫了八針的腳還痛不痛? 他也許會說:你以前抽煙還蠻臭的!
  • 是阿!我們要學習的就是放下吧!很多事情明明就過去了,可是我們還是讓他在我們的心靈中不斷打擾著我們。我現在正學習著如何放下。

    Christine Chiang 於 2009/03/24 15:3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