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早上,我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,一位跟我相知相惜近20年的好朋友。她居然就這樣悄悄,無聲無息的離開。曾經以為我們是可以一起數著臉上的細紋,互相嘲笑對方走樣的身材,共同看著她的女兒也是我的乾女兒長大,各自努力追尋自己的夢想,然後迫不及待的跟對方分享。失去了她,就像是一場騙局,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,就在她生日的前夕,就這樣,拋下這些心碎的人。


從初中開始,我們就是形影不離的好朋友,她溫和柔軟的個性,恰恰補足了我霸道不講理的個性。雖然成長背景,個性都八竿子打不到,連家都住得很遠,讓我那時候很羨慕可以跟她一起上學跟放學的朋友。那時,她總會和另一個朋友在放學後,先到我家彈琴,因為她也喜歡音樂,喜歡鋼琴,但是她們家裡卻沒有鋼琴,所以她很羨慕我有鋼琴,幾乎天天到我家彈鋼琴,我也樂的每天放學都有人可以陪我。

高中,各自分道揚鑣,她毅然決然的決定要去追求她的夢想,過她的年少輕狂的日子,所以選了跟我不一樣的道路。高中,本來就是對人生影響很大的關鍵時刻,她的生活、朋友都跟我完全不相似,誰知道,卻不影響我們的友誼。雖然我不喜歡她的生活,看不慣她的朋友,但我們就是用我們的方式在維持我們的友誼。這三年,當然也是我們聯繫最少的時候。

當我順利的考上大學時,也不知是什麼時候開始,我們又恢復了聯絡,雖然大家還是各自在忙自己放風般的日子,畢竟大學了,忙著玩也忙著交男朋友。因緣際會,她居然也以插大的名義考進了我所念的大學,我們的圈圈又鬥在一起。從那時開始,大學中重要的階段,我們不是抱著電話猛聊就是我直接殺到她家去找她。所以,傷心的、快樂的我們都知道,甚至現在,我們會想起以前的回憶,互相拿來開玩笑。

畢業後,起起伏伏的生活不斷在我們身旁上演,我們都各自努力的追尋自己的目標,努力過好自己的生活。她的個性很獨立,雖然個性溫和,卻是個獨立堅強的小女生,反倒是我常常需要她的幫忙。從小對補習班就不熟悉的我,甚至根本沒有去過台北火車站的補教街,所以囉,當我決定要考研究所的時候,是她帶我去補習班報名的。還記得921地震,隔天正是我研究所第一天開學的日子,在餘震不斷的驚恐中,宣布不上課,而膽小的我,不敢回家因為不想一個人在家,所以我跑去找她,請她收留我。總之,在我研究所三年當中,她陪伴我度過了很多時刻。

我記得還沒研究所畢業吧,突然的一通電話,她跟我說要去美國,因為要去美國結婚。她從小就是那種拼了命都想要出國的人,這當中也因為有幾次她要隨著男人到國外去,而與她發生爭吵,因為我怕她會被人騙,因為她永遠都當人是好人。這次,我知道她已經做好決定,我也之到她打給我是希望我給她祝福,而不是扯她後腿。雖然不捨,但是我還是祝福她,當然我也羨慕她,因為她永遠就是那麼勇敢的追尋自己的夢想,如今她的夢想就在她眼前,我當然希望她可以抓住夢想,因為這樣,她才會幸福快樂。

她嫁到美國,對我來說有種失落,因為當我需要朋友時,就沒人在我身邊了。還好拜科技發達之賜,雖然我們兩個都是所謂的電腦白癡,但簡單的MSN是難不到我們的,因為MSN我們聊的更是盡興,常常一個台灣,一個美國,可以聊到兩個人都快笑到躺在地上。當然,當我們碰上想發牢騷的時候,也是一通電話,暢所欲言。

雖然,我們兩個人生中重要的時刻,彼此沒能陪在對方身邊參與,但點點滴滴我們都分享到了。為人妻,為人母,過渡期我們都一同走過,但卻沒能一同變老。

妳說,今年秋天你終於自由了,因為小孩上學了,有免費的保母,妳終於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甚至你已經開始念自己想念的書了。

妳說,希望我搬到你隔壁,當妳的鄰居,這樣當妳想把小孩丟掉時可以丟給我,我小孩玩完時,可以還給妳。

妳說,我們要常常分享婚姻的點滴,並常常告誡對方要做個漂亮的黃臉婆。

妳說...好多好多的妳說,現在只剩我默默承受。

唯一記得的是,妳說嫁到國外,最怕的就是還不急奔喪,因為妳總是擔心在台灣高齡的爺爺奶奶,如今,卻是我來不及握妳的手。

好多好多,不能再寫了,讓我好好想想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ristine Chiang 的頭像
Christine Chiang

Christine...

Christine C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