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807 (9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很喜歡這兩句話,感受到份量很輕的話語,但是得到的滿足卻是厚重的。

不同生活面臨到不同的人事物,如今,可以說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卻也可看不同人在面臨困頓時不同的處事智慧。

在朋友踏入婚姻之後,我還在外徘徊,偶爾朋友會跟我抱怨,讓我知道朝夕相處真的很不容易,更會瞭解到與對方的及家人相處時也是一門極高的藝術。

當自己真正踏入婚姻時,有時候試著用同理心去看待事情,很多事情稍微可以變的比較容易,同時卻也更瞭解之前朋友跟我抱怨的一些事情,真的都是生活上的瑣事,卻時時牽動一個家庭兩個人之間的情緒脈動。最近聽到兩個事情,讓我學著體會不同的面向。

朋友嫁到國外,與不同文化的人相處已經不容易了,更不要提與對方家庭產生的些許摩擦。這些摩擦,在台灣,可能因為語言文化的相同,比較容易大事化小,小事化無。當然,處在中間的男性,也比較容易可以生存下來。在國外,異地,文化語言不同,摩擦也易被放大,而且多少會有點我都遠嫁到國外了,難道不能多點關愛的自憐。這次朋友的家庭摩擦,讓我很驚訝的,她居然利用宗教的力量讓自己情緒平穩下來,縮小自己的情緒,縮小自己的慾望,居然也把這次的摩擦輕輕撫平了。我很佩服她,深深覺得我應該多跟她學習,懂得在適時學會不在乎, 一念之間,心境轉移,事情竟也迎刃而解。朋友說是宗教的神奇力量,我想,不如說是自己的心念一轉,替自己找到一個出口了吧。事情往往都有很多出口,但當我們被情緒主宰時,總不自覺得往那死胡同裡鑽,不但眼睛看不到其他的出口,心理也被不滿的情緒壅塞。

昨天聽到公司小姐跟我說,他一個朋友和交往多年的男朋友分手,多年就是指五、六年以上。已經不再是花樣少女年紀的我,聽到這種故事,總是第一個會想到,是不是一方想結婚一方不想。結果卻好像是雙方都不滿對方的某些缺點,男方不滿女方總是找些事情吵架,女方不滿男方對他不誠實,常常出去玩手機都不接。好玩的是,女方在分手後還不斷有男方的消息,也漸漸讓女方發現男方真的對她不誠實,有在外結交女性友人的嫌疑。我聽到卻覺得好笑,我發現現在聽到一些分手的故事後,我倒不會像以前一樣都替比較悲情的一方憤慨,現在倒是覺得這種事情雙方都要負責。談戀愛時一個巴掌拍不響,難道分手不也是嗎?更令我好笑的是,既然都分手了,幹嘛還回頭尋找一些蛛絲馬跡或是對方的消息呢?這種作法,不等於在嘲笑自己沒長眼睛嗎?當我常常聽到交往中的一方在抱怨另一方時,我總是會興起一個畫面,搞不好你的另一半也以同樣的話語在抱怨著你呢!

「回首輕掬,隨身幸福」,今天當我看到這句話時,不禁想到最近聽到的這兩個故事,碰到最近也被生活瑣事煩惱的我,不禁豁然開朗,發覺自己似乎也忘了還有其他的出口,更甚者,學會放下,不被瑣事纏身,幸福其實是很輕盈的。

Christine C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l 29 Tue 2008 12:31
  • 瓦力

偷到一天的颱風假,我住的地方很幸運的在下午過後,風雨停歇,於是在吃飽睡足的狀態下,決定去看檔電影,最近有一檔電影一直讓我跟我家老爺很想去看,瓦力。

很喜歡國外的一些卡通是因為覺得有些卡通其實是畫給大人看的,也許因為透過卡通,更能用另一種軟化卻不失尖銳的諷刺方式來隱喻人類的處境。瓦力,就是這樣的一部卡通。

瓦力,透露了人類終將被自己製造的垃圾掩埋,被自己生產出有毒物質搞的地球寸草不生。天馬行空一點,未來人類可以到外太空生存,或是把垃圾往外太空倒,實際一點,人類就坐視等著百年後的滅亡。也許在千年後,我們可能會像阿基跟空空一樣,被擺放在櫥窗中,給後一代的新生物觀看,讓後一代的生物警惕類人類是如何造救了自己的滅亡。

亦或是人類被自己發明的機器人所宰制,不但宰制行動,還宰制我們的腦子思考,讓人類變成癡肥的物種。想想,我們真的是在為自己鋪下一條這樣景象的道路...

這是一部不錯的卡通,可以讓你開懷大笑之餘,還可以想想自己還可以隨手做做那些對地球有意義的事情,或是對人類有小小改善以便延年萬壽的事情。

Christine C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上個週末回新竹,可能因為太累了,居然在深夜不小心被刀子割傷,那時我家老爺已經睡著了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,所以還是硬著頭皮把他叫醒。我小心翼翼的跟我家老爺說,我被刀子割到了,我家老爺居然很神奇的從床上跳起來,不然平常我家老爺是很難叫醒的

可能剛割到的時候還不知道痛,當傷口不斷流血時,疼痛的感覺也越來越明顯,現在才知道,以前在連續劇上看到那種女生看到流血就昏倒的戲碼,總覺得太扯了,根本就是弱不禁風的女人嘛!但是當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時,才能真正體會到那種恐怖。

當老爺找到OK繃上樓來時,我覺得我已經快不行了,一整股噁心想吐的感覺湧上來,還覺得眼前發黑,覺得自己也真的快要昏倒了。雖然傷口不深但是因為被刀子劃過去,所以傷口還挺長的。在極度的驚嚇當中,昏昏睡去,只記得一整個晚上都隱約感到傷口的痛。隔天我家老爺說,我可能是被嚇到了,所以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。

經過這次受傷,才體會到,真的不要用表面去看待人事物,以前覺得那種看到血就昏倒的女生,總會覺得太誇張了,但當自己也面臨到時,才知道那種恐慌吧!經由一次受傷,可以體會到一些事情,也是不錯的。不過我家老爺警告我,以後晚上不要在去碰刀了。哈哈哈!

PS. 上個週末真的很不順耶,雖然賺到一天的颱風假,但是我又受傷,又打破一個我最愛的杯子,唉,希望真的是化解血光之災吧!不過,做任何事情還是慢一點來的好。

Christine C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上個週末,跟我家老爺去台中參加蛇窯阿公陶藝展覽的開幕典禮,下午送阿公回到蛇窯,順便幫忙蛇窯老師看家,就跟老爺一邊泡茶一邊聊天,度過一個炎熱卻愜意的午後。

我們聊到台灣,聊文化,聊歷史,我們在剖析為什麼我們會喜歡歐洲,就是因為他豐富的歷史文化吧!如同我之前談到眷村一樣,那是一段台灣的歷史,如果不是今天有人提及希望當成歷史紀錄下來,我不知道十年後還有沒有人聽過。如同蛇窯,如果不是有一群對陶藝文化保存有志一同的愛好者,十年後,不知道還有沒有人知道什麼叫蛇窯。

我們擁有許多各式各樣歷史,也許不堪回首,也許曾經風光,有市井小民的歷史,有國家大事的歷史。歷史,我們應該好好保存,而不是選擇性的抹煞掉不好的,永遠只讚揚美好的,或是抹煞掉沒有金錢價質的,只留下可以圖利的。

老爺說就像蛇窯師母在新書中提到的,台灣人有一種歷史無意義感,就像蛇窯,全台灣只剩下兩座蛇窯,但是想要保存、留下記錄或是傳承的人卻不多。過往會有蛇窯,是因為當時的環境造成,現在蛇窯很少使用,也是因為敗科技發達與社會進步所賜,人們不用花很多時間,利用電力、瓦斯、釉藥,在短時間就可以稍出精美的陶藝作品,其成功率更是可以達到100%。

是不是就像家庭教育一樣,看看我們的上一代長輩,似乎不太告訴我們他們那一代的歷史,也許因為政治社會的因素,他們總不願提起過去,所以我們後生晚輩知道的越來越少,即使從外力消息得知的,也都是經過扭曲的歷史。我總有種感覺,我們面對歷史時,好的我們總是津津樂道,不好的,卻沒有從中得到領悟或是教訓,只知道一昧的抹滅或是扭曲。

很可惜,歷史應當是我們最好的教材,不論是好是壞,我們都應該去面對,藉著歷史讓我們學習,好的我們要想如何傳承下去,犯過的錯,必須要從中記取,當作警惕。

想想,我們似乎都有點輕視歷史,總覺得那都是過去了,有什麼好說的,或是總是認為那是舊式的,根本不符合現在的社會,我們對於我們的過去知道多少?我們對於台灣的過去又知道多少?




Christine C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l 16 Wed 2008 07:54
  • 相遇

        對的時間,遇見對的人,是一生幸福
        對的時間,遇見錯的人,是一場心傷
        錯的時間,遇見錯的人,是一段荒唐
        錯的時間,遇見對的人,是一聲嘆息

    這是一個朋友寄給我的文章中前面的前言,本來只是順著文章看下去,文字還在嘴裡咀嚼著,我馬上將滑鼠移上去,在細細品味一次這四句話......

    嘆息、荒唐、心傷,在每個階段都遇見過,也都編織出一些或許浪漫,或許感傷的記憶。有時回頭看看,這些回憶訪若歷歷在目,堆積而成的是如今的自己。當我們踏過這些,希望看到的,就是幸福。

Christine C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這句話從我口中講出應該又會被一些人罵到臭頭,又會說我在裝老,不過啊,前幾天還真的有這種發自內心的真實感受。

前幾天晚上,約了車友拿車牌,約在台大校園附近,真的已經好久沒有去那邊走走了,自從搬家後,那邊已經不再是我的轉運點了,對那邊的回憶,似乎還停留在唸書時不知天高地厚的年歲。那晚,開車經過那邊,看著校園裡的年輕人,三五成群的女生嘻嘻哈哈的一路走一路聊,滿身大汗的滑板青年在大聲的音樂中練習,或是隨地而坐伴著星星談心的小情侶,看著他們的臉,真的讓我想起自己從前也是這樣不為明天擔心,不為柴米油鹽憂愁,只知道當下玩樂的時間永遠不夠用。還記得年輕不嗜愁滋味的時候,最喜歡看張曼娟的書,還記得在一篇文章中寫到「在冬天的寒風中,年輕情侶騎著摩托車,越冷,抱的越緊,呵!~年輕真好。」

雖然自己還沒到倚老賣老的年紀,不過看著他們,想起自己也同樣經歷的年歲,哇!時間真的過得很快,轉頭看著身旁的老爺,雖然我們沒有兩鬢斑白,但是臉上多了些為明日掛心,為家庭繁瑣的神情。這就是人生吧,永遠都在驚嘆時間過得很快,卻也都在永遠希望自己快點長大,快點達到享受些許成就的生活。

轉個彎,看到我們的車友,一頭白髮,小腹微凸,開著我們最愛品牌的超高性能車款,一樣精神亦亦的跟我們聊天,不知道他看到我們這對小夫妻,是不是也在想著,呵!年輕真好。不過啊,我卻也在心中讚嘆著他,他還是一樣盡情享受他的生活呢!問我從哪看出,從看他駕著車消失在前方的車陣中,那股衝勁就如年輕人騎摩托車般,消失在夜色中。

我跟我家老爺不禁失笑,我們啊!也別想那麼多,踩了油門,還是盡情享受我們現今的年歲與生活吧!

Christine C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今天在報紙上看到這句話,這是過去農家生活人的中心信仰,我覺得至今仍很有道理,有時候一些朋友會跟我他最近好忙,快煩死了,我卻都是跟他們說,你很幸福呢,可以有事情忙。其實,換個角度想,不正是這樣嗎?忙,應該覺得很幸福,可以忙裡偷閒,那更是進階班的享受啦!

生活進步到一個階段,人們反而會往回頭看,嘗試著以往的生活。現代人嚮往著買塊農地,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,今天還看到新聞說,今年暑假,很多父母把小孩送到鄉下去過不一樣的暑假。

手工藝也開始流行起來,媽媽帶著小孩或是一群年輕人也開始做起手工藝,毛衣、家用針織品、拼布都開始在家庭中流行。另外,DIY的家用品也開始充斥在坊間,現在的人似乎真的開始願意在生活用品上多花點時間,巧手打造些屬於自己的風格。

現代人真的太忙碌了,忙碌到連發呆做白日夢都是奢求,所以根本不會想要動手做事情。我卻發現,一旦動手了,就會覺得那是一個無底洞,就會愛上那股感覺。

昨天,炎熱的週日午後,本來跟我家老爺打算吃完中飯,找個咖啡廳,看書吹冷氣喝咖啡,這就是說,「對,我們只要坐在那邊就好了」。後來發現家裡好像也沒那麼熱,所以我就決定自己動手煮咖啡,由於現在我都是喝手沖式咖啡,從磨豆、煮水、熱杯、手沖、都得自己把所有工具都準備好,而且我家老爺要喝冰的,我要喝熱的,為了要口感比較好,還得要同樣動作來個兩回合。不過,那咖啡,還真好喝呢!

Christine C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l 09 Wed 2008 15:41
  • 烤~

最近真的強烈的感受到夏天的威力,早上一關掉冷氣,房子裡馬上熱起來,晚上運動時,吹在身上的是從千家萬戶冷氣所排放出來的熱氣,台北真的是個超級聚熱的地方。

在新竹就真的沒這麼難過了,雖然也是一早太陽公公就爬的高高的,用盡吃奶力氣散播熱能,不過在有風的狀態下,至少還不會讓人熱的抓狂。

好幾個夏天,我就一直想要曬黑一點,反正一白遮三醜已經不能用在我身上了,黑一點又何妨?在台北,每天都在不要被陽傘戳到的恐懼下生存,上個週末,決定要去海邊走走,特別挑選了可以讓自己曬的好看一點的衣服,我可不想變斑馬或是乳牛!跟我家老爺吃完早餐,就往海邊出發,在海邊慢慢散步一個小時,真的挺舒服的。

不過結果不是讓我很滿意,找個週末,再去曬一次!

Christine C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此篇的標題摘錄自表演工作坊十二月大戲,寶島一村,的廣告宣傳單上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今天早上一上班,就接到這個熱騰騰的宣傳單,我已經注意這個戲劇的消息很久了,一直在等他的演員表出來,因為,我看戲很挑,演員、導演、舞台設計,只要一個不合我的口味,看戲的意願就沒了。不過今天重點不是這個,是這齣戲,這是一出重現眷村的戲,那是一個令我一輩子懷念的回憶。
     
 
『眷村,一個台灣特有的居住區域、生活形態與族群文化。1949到60年代,因應政治環境的動盪,意外渡海而來的的戰後新移民,在原本只是暫時落腳的村子落地生根,發展出獨特的文化氛圍。
    隨著人口外移與社會變遷,眷村陸續改建,區域特性也逐漸稀釋,但這半世紀的歷程,不僅是島嶼空前絕後的文化景觀,更是彌足珍貴的族群融合史。對於此刻的台灣,村裡村外的故事,格外具有發人深省的力量。』

這兩段文字也是宣傳上的文字,不到二百個字,道盡歷史變遷,並催化了心中的感動。我雖然沒有趕上那個最輝煌的時代,但是我也住過眷村,從小最喜歡回爺爺奶奶家住,那裡的人味與土味,都跟都市不一樣。

因為外在的政治因素,越大父母越叮嚀我不要說自己是外省人,但是因為我的姓,造成我常常被人問到是哪裡人?雖然身份證已經變成出生地,但是我仍然面對自己的祖先與血液,坦然說出我正確的籍貫。這不是分化,只是我希望我可以永遠記得自己的祖先,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。也許其中還帶點驕傲,因為即使我們是外來的,但經過歲月的融合,我與其他許多外來的或是本地的,都在這邊安分守己的過每一天。不過政治的分化因素還是大於平民百姓的包容,從小我看到的多是包容,沒想到長大了,面臨的卻是分化,我常常不知道自己該站在哪一邊?

我還是決定不要讓政治因素影響到我的回憶,我還是回到正題好了!

我真的很希望大家都去看這齣戲,那是一種文化,只要有人有聚落的地方,就會發展出獨特的文化,當科技越進步,物質生活越好時,我們越缺乏的就是包容。那也是一種歷史,一種過程,一個屬於這塊土地的回憶,當我們越往文明世界前進時,我們越要學著去瞭解、學習、尊重歷史。歷史沒有好壞,那只是一個過程,一個讓我們走到今日的環節。

我很慶幸自己現在居住在眷村改建的地區中,偶爾,從一些小地方我還是可以嗅到回憶的味道。偶爾在轉角看到的生活型態,活生生重現了小時候的片斷。

當回憶可以被重現時,那就是一種幸福。


Christine Ch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